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明目张胆的偏心

    “谁不盼着自己家孩子好呢?”云风篁看着皇后震怒的样子,却没生气,反而叹口气,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缓声说道,“要不是有着蛛丝马迹,妾身也不想平白揣测顾家小姐的。但前两日小七奉了太皇太后之命回来取东西……”

    她转向淳嘉,“当时妾身留他小坐了会儿,又打发人帮他去房里拾掇。结果,小七走后,妾身跟前的人进来说了个事情,道是小七拿回来的物件里,有方帕子疑似女孩子家心思,却又不像是宫人能够用的,问妾身要如何处置?”

    “事关小七,妾身自然不敢怠慢,当下叫人将东西拿上来一看……”

    说话间,身后就有宫人呈上一方石绿底绣并蒂莲鸳鸯戏水的帕子,角落里绣了个小小的“珏”字,“妾身起初看到这字还不敢相信,毕竟皇后娘娘素来端方,按说膝下不至于教导出这样没规矩的女孩子。故此专门让人去查了下,这种石绿绢布,是蜀地进贡,因为颜色艳丽,原本数目虽然不在少数,却在宫闱分配的时候,为奴婢失误,脏污了许多,故此只有皇后娘娘、妾身还有德妃处分到。”

    “而皇后娘娘与妾身还有德妃如今也非二八年华,得了的布匹,都没有自己用的,全给了底下的女孩子们。”

    “珏小姐因为皇后娘娘膝下如今就她一个女孩子了,得的最多,足足裁了三套衣裙。”

    “她穿出来的时候,昭庆还跟妾身羡慕过。”

    “以至于奣儿听说后,忙把自己还没做衣裙的料子私下送给了昭庆,让她凑一凑,也多做两身。”

    “也就是说,这料子如今宫里,只有昭庆、二皇女、三皇女、九皇女还有珏小姐手里有这类料子。”

    “除却珏小姐之外,其他人都是小七的姊妹,试问谁家姊妹会用这样的手段去栽赃珏小姐?遑论还是帝女!”

    云风篁淡淡说道,“从昭庆到二皇女到三皇女到九皇女,慢说日常同珏小姐压根没来往了,就算有……妾身说句不好听的,就她们的身份,直接呵斥珏小姐,有问题么?”

    在皇后看来,这当然是有问题的。

    毕竟顾珏就算身份不如帝女,好歹也是她亲侄女。

    庶出的女儿们对她侄女儿不客气,这不是给她脸色是什么?

    但在淳嘉看来,自己的亲生女儿们心情不好,拿个外臣之女出气,有问题吗?

    没问题啊!

    天家血脉生而高贵,骂你几句怎么了?

    若是昭庆那样性-子急的,上手打几下,在他看来也就算顾珏运气不好,难道还指望他为了别人家女孩子,怪自己的宝贝女儿?

    再者,皇帝这会儿心里正在难受着

    :顾珏能够做三套衣裙的料子,凭什么朕的长女竟然还要贵妃侄女儿让出来才能凑个两身???

    这天下到底还是不是朕的?!

    朕的昭庆从小争强好胜,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皇帝如今甚至都没心思理会十一皇女烫伤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毕竟他女儿多了去了,十一排行靠后,又不是很亲近他,在他心里的分量,比长女昭庆差了十八条街。

    他这会儿就想弄清楚这种石绿料子到底是怎么分的?

    贵妃可不是善茬,怎么会让他们的长女沦落到羡慕个臣女的地步?

    “贵妃还是一如既往的能言善辩!”皇后看贵妃这侃侃而谈的样子,倒显得震怒的自己格外不讲理一样,她忍住气,冷静下来,冷然说道,“只是本宫这儿的料子固然都是给了珏儿,绚晴宫的份额怎么分的,是否私下扣留一二做手脚,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娘娘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云风篁微微颔首,竟然没有否认,而是说道,“毕竟昭庆她们虽然都将料子做成衣裙了,可这帕子才这么点儿大,若是偷偷摸摸藏一点下来,也不无可能。”

    她继续跟皇帝解释,“所以妾身当时也吃不准是珏小姐对小七动了心思呢,还是有人故意谋害珏小姐?但不管怎么说,宫禁之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到底还是要避嫌的好。按理妾身应该私下同皇后娘娘分说一二,一起商议。可是又怕皇后娘娘误会,到时候发生龃龉,反而不好。故此妾身就想着,先将两个孩子分开为好。本来妾身打发了小七去前头也就是了,左右珏小姐总不至于追到前头去!但太皇太后尚未痊愈,却离不开小七服侍,这也只能暂时委屈珏小姐了……”

    “虽然珏小姐只是隔天代十皇子送些东西去给太皇太后,可这隔天同小七照个面的,以至于小七对珏小姐的性-子都有些了解了,陛下您说,妾身这心里担忧,岂非也是情有可原?”

    顾箴听出贵妃的险恶用心,她嘴上说顾珏可能是被栽赃陷害了,最后却提醒皇帝:顾珏这段时间跟七皇子隔天就打个照面,而且七皇子对顾珏的性-子有所了解……试问如果顾珏当真冰清玉洁,对七皇子不假辞色的话,七皇子是怎么了解她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七皇子观察顾珏之后的揣测。

    但如今主持公道的是淳嘉,七皇子是他偏爱的皇子之一,他难道还会为了别人家的女儿责怪自己儿子吗?

    不可能的。

    淳嘉果然也没耐心听她们继续争执下去了,一锤定音道:“顾氏虽然有着小过,但瑕不掩瑜,顾珏想必不至于如此轻佻,这帕子兴许是给她做衣裳的宫婢

    私下所为。”

    说了这话,他皱眉看向皇后,“只是,小十有什么事情不能亲自去侍奉皇祖母,需要这顾珏代替他尽孝?”

    “陛下,不是小十孝心不足,而是皇祖母那边不许小十日日前往。”皇后在心里苦笑了下,低声说道,“小十心里牵挂皇祖母,所以每日里亲自选了食材让人烹调好了,托珏儿送过去。”

    淳嘉淡淡说道:“怎么朕的十皇子,跟前连个使唤跑腿的人都没有,需要劳动嫡表妹?”

    皇后连忙道:“不敢,这也是珏儿自己愿意……”

    “当初你想接侄女进宫来陪伴左右。”淳嘉打断她的话,缓声说道,“朕答应了,且命人给中宫份例加了些,作为两个孩子的吃穿用度。毕竟偌大宫闱,还不至于招待不起两个孩子。这些孩子在宫里头,固然身份地位不如皇嗣,却也是朕点过头的客人。小十虽然年少,入学也有两年了,他如果还不懂的待客之道,你这做母后的,应该好好儿教导他,而不是任凭他胡闹。又或者,为了纵容他,委屈自己的亲侄女。”

    “传了出去,还以为皇家何等刻薄,明里接了外臣之女入宫抚养,暗地里却将臣女当做奴仆使唤!”

    皇后被训斥得无言以对。

    其实淳嘉哪里不清楚她安排顾珏代十皇子做事的目的?

    但皇帝就是装作不知道了,皇后也不可能公然嚷出来。

    一个是顾珏还要做人呢,第二个就是,她想让顾珏给十皇子往后做侧妃的打算,淳嘉未必肯。

    这会儿讲出来的话,没准淳嘉正好借口顾珏跟七皇子传了绯闻,不适合给十皇子呢?

    总之这天皇后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不过回去路上皇后倒也没多少沮丧的情绪。

    这不仅仅是这些年来输习惯了,也是因为,之前都是她真正无辜,却还要被贵妃诋毁、受皇帝的训诲,可这次,事情真是她侄女儿做的,虽然告状没成功,还被贵妃反过来倒打一耙,至少她也没被查出真相呀!

    如此想着心情竟然好了很多。

    而此刻,云风篁却被皇帝留在醒心堂,挥退左右,问起石绿料子的事情:“凭什么金贵的东西,一个外人都能做三套了,昭庆竟然还得去羡慕?”

    “陛下这话说得仿佛妾身不心疼昭庆一样。”云风篁皱起眉,不悦道,“只是当初底下进贡的料子被损毁后,剩下来的就那么多。皇后娘娘那儿其实分的不算多,只不过中宫跟德妃一样,膝下就一个女孩子独享,这才显得多罢了。须知道淑妃也是四妃之一,那是一点儿都没拿!最多的,都在妾身这里了。而妾身跟前三个女儿,昭庆作为长女,也是咱们最喜

    欢的孩子,分的已经是最多的一份。但二皇女九皇女难道不是咱们的女儿了?”

    “妾身总不能对她们一毛不拔罢?”

    淳嘉忍不住说道:“也不是说不给,但稍微给点儿,让她们做个帕子荷包的不就成了?反正二皇女还缺了衣裙不成?做什么非要跟长姐争?九皇女才多大?至于心思就搁在打扮上?”

    “……”云风篁被他这明目张胆的偏心给惊呆了,她知道皇帝对昭庆格外宠爱,对二皇女九皇女却不是很关心,但也没想到,皇帝心目中,女儿们之间的地位差距悬殊到这地步。

    贵妃定了定神才说道,“知道陛下心疼昭庆,其实妾身何尝不是,但正因为如此,才不能太过纵容这孩子。不然的话,往后却叫她跟妹妹们如何相处?昭庆拿的料子,足以做两套衣裙了,二皇女跟九皇女手里,也就能做一套罢了。奣儿那边,她之前议亲总是不顺利,妾身心下难受,这才存着私心补偿了些许。只是奣儿跟昭庆关系好,一点儿没要,全部给了昭庆……昭庆最终其实也是做了三套衣裙的。”

    皇帝听说是为了姊妹之间的和睦,才不说什么了,但还是忍不住道了句:“往后再有这种咱们孩子喜欢又稀少的东西,你跟皇后就不要做主了,禀告给朕,朕来分!”

    云风篁:“……”

    你想怎么分?

    分得你孩子们一个个都恨你呢还是恨长兄长姐?

    她心累道,“陛下政务繁忙,些许小事,还是妾身跟皇后娘娘办了就是。”

    好说歹说劝了淳嘉半晌,才让天子怒意稍减,不再喋喋不休的抱怨“朕之长女在宫里、在朕跟你跟前竟然需要羡慕个臣女,这是想气死朕么”,贵妃又陪他说了两句话,见外头有宫人来禀告,说重臣有政务求见天子,这才起身告退。

    至于说十一皇女的烫伤之事……

    淳嘉也不是忘记了,而是认为压根没必要就此质问贵妃。

    没见他这么坚决的想偏袒昭庆,贵妃都不肯同意?

    对皇女们这般爱护的敏贵妃,如何会谋害十一皇女?!

    哪怕是为了针对顾珏……真是笑话,区区一个顾珏算什么东西,贵妃不想弄死她罢了,不然她能活到现在?

    也值得贵妃为了她,伤害十一皇女?

    淳嘉想到此处,不禁腹诽皇后:“跟贵妃也相处了这许多年,难道还没看出来,贵妃虽然对后妃从不手软,对孩子们,却是最温柔体贴不过?”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半晌后,“对孩子们温柔体贴”的贵妃就抄着拂尘,面容狰狞的满屋子抽打晋王:“小崽子!给本宫站住!你要是再敢跑一步,本宫就打断你的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