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十三章:我!韩阳!专门坑爹!

    “给你介绍下,这位是陈栋,水果台经纪人。”

    楚文笑了笑冲着刘凛君招了招手,看向陈栋介绍道。

    “啊?陈栋?水果台的金牌经纪人,曾经带出过六名顶流明星的陈总?”

    刘凛君闻言,顿时有些惊讶。

    身为上戏的学生,当然要对如今娱乐圈内的巨无霸公司有所了解。

    而她,凭借优异的成绩,在陈美芳教授的举荐下,成功要签约水果台。

    这对于即将毕业的应届生来说,是绝对不可多得的资源。

    “您是楚少的朋友吧?长得可真是漂亮,这样的资本,很容易就能够捧红的。”

    陈栋不敢怠慢,迅速应声,接着道:“您就跟楚少一样,喊我陈栋,或者小陈就好,千万不要这么客气。”

    “啊?这不太好吧。”

    刘凛君从纯真的眨了眨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这陈栋能够带出六名顶流,在娱乐圈出了名的金牌经纪人,自然也是有傲气的人。

    往日里,对于他没有兴趣的艺人,从来不屑一顾,甚至敢跟台里高层唱对台,却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没办法,到了这个阶层,就已经不是人家选他,而是陈栋选人了。

    只是就是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在楚文面前有些卑躬屈膝的感觉?

    难道是错觉?

    刘凛君呆萌的想到。

    “陈栋一片心意,你就这么喊吧。”

    楚文适时出声说道。

    “咦?这不是陈叔叔吗?您怎么也在这里?”

    也就在这时候,忽然有惊喜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陈栋回头一看,赫然发下一名长相娘里娘气,喷着香水的青年惊喜的走了过来。

    “原来是韩阳啊,怎么,你能来这里,我就不能来吗?”

    换做平常,陈栋给韩良面子,怎么也不能对韩阳态度太差。

    可那件事情要是没有办妥,陈栋杀了韩阳的心都有,何况只是态度?

    韩阳也察觉到了陈栋的态度问题,不过他并不介意:“既然陈叔叔在这里,思雨,还不快来认认人?这可是业界知名的金牌经纪人,要是他带你,不出一年半载,一定红透大江南北。”

    话落,一名装扮精致的女生,走了出来,冲着陈栋恭敬道:“陈总好,我是表演专业的苗思雨。”

    “陈叔叔,不瞒您说,这是我女朋友,要签约我们台了,以后您多少照顾一点。”韩阳笑了笑说道。

    话落,还不等陈栋说话,韩阳身侧的苗思雨发现了刘凛君的存在。

    顿时,她就心花怒放了:“哎哟,原来凛君也在这里啊。”

    刘凛君不说话,皱着眉头,抓着楚文的衣袖。

    “怎么?都是同学,干嘛这幅态度,还没当上明星,就要耍大牌啊?这位可是陈总,难道你没听说过?”苗思雨故作聪明的说道。

    “关你什么事啊。”刘凛君回应道。

    “嘿,当然不管我的事情。不过吧,有件好消息,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水果台啊,你怕是去不了咯。”苗思雨冷笑出声。

    “你说什么?”刘凛君道。

    “她就是你说的刘凛君?”韩阳忽然插嘴了。

    “是呀韩少,就是这个贱人,什么都要跟我抢。原本签约名额就是我的,她应是拜托她老师抢走了。”苗思雨顿时抱着韩阳的胳膊撒娇道。

    “这年头啊,太多人不知所谓了。”

    韩阳闻言,顿时来了情绪,冷笑着道:“陈叔叔看来是被人蒙蔽了,这种人要是进了我们台,迟早惹出事情来。”

    “混账,老子做事情,难道要你来教?”

    陈栋是又惊又怒啊。

    这傻叉富二代,这是要作死啊。

    “陈叔叔,您这是什么态度?我敬重您是台里的老人,这才喊你一句叔叔,还真以为自己是人物了?信不信我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父亲?”韩阳顿时就怒了。

    陈栋在外界名气很大,但论在台里面的地位,还是他父亲更高。

    “行,你现在就给你父亲打电话,我倒是想要看看韩总要怎么收拾我。”陈栋冷笑连连。

    “好,这是你逼我的。”韩阳气不打一处来。

    从一开始这陈栋就跟吃了炸药一样,是可忍孰不可忍!

    “叮铃铃。”

    电话波动,铃声就好像是附近响了起来。

    众人顿时诧异展望,赫然发现身后有一中年男子满脸怒容的走了过来。

    “父亲?”韩阳顿时愣住了。

    什么情况,他父亲怎么来学校了?

    根本不符合脑回路啊。

    怎料,韩良根本没有理会韩阳,而是径直来到了楚文身边。

    “楚少,很抱歉,不孝子给您添麻烦了。”韩良诚恳说道。

    “你是?”楚文面上没什么表情。

    “啊,介绍下,这就水果台的副台长,韩良,韩总。”

    陈栋平日里跟韩良的关系不错,连忙出言介绍道。

    “楚少不介意的话,喊我韩良就好。”韩良哪里敢托大,连忙笑着道。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儿子犯的错,也不能老子来承担,楚文亦是回应道:“韩总不用客气,以后我家凛君,还需要多麻烦贵台。”

    “那是自然,楚少说的是。”韩良连连点头。

    没想到楚文这么好说话,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有坑爹,只有跟坑爹。

    韩阳按捺不住出声:“父亲,你干什么?台里面签约名额是有限度的,我已经答应给思雨了,你这不是让我没面子吗?”

    “面子?你一个小兔崽子要什么面子?”

    韩良回头,怒目而视。

    “可是”

    “没有可是,要么赶紧滚回家,要么从今往后你就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过吧。”韩良直接打断。

    “行了,父子问题,回家里解决就是了。陈总,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签约问题吧。”楚文摆了摆手。

    眼看着因为认出韩阳、韩良等人的学生,聚集的越来越多,再不走,恐怕就要被人潮淹没了。

    “多谢楚少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这就带我这孽子回家好好教训。陈老弟,一定要好好满足楚少的要求。”

    哂笑着,韩良拉着不情不愿的韩阳离开了。

    “韩少,韩少。”苗思雨连连喊叫。

    韩阳想要回头,一巴掌就被韩良盖在了后脑勺,干脆老实的缩头上了车。

    徒留苗思雨一个人风中凌乱,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