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六十三章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叮......】

    系统的声音在江临脑海中回响。

    当听到系统的声音,江临整个人的心都凉了一截,整个人都不好了……

    有一说一,江临真的是把那系统忘记了。

    毕竟这系统存在感有些低……

    哦,还有自己的复活币......

    自己好像好久都没有使用复活币了......

    【检测到宿主遭受嘲讽挑衅!吾辈反派岂能够能忍受?!】

    【任务触发......】

    【选择任务:1.抢走秦玲所有风头!暴打极寒洲嫡传弟子一顿!让此地数万修士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主角!2.抢走秦玲所有的风头!且萧雪梨为极寒洲绝大数男子的梦中情人,是不可玷污的女神!请宿主当众沾染萧雪梨!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的梦中情人,终究是宿主的后宫!】

    【任务奖励:1.四千点恶名值2.千迷散(千迷散:世间最强!胜过“春风了无痕”万倍!任你是神明!终将堕入凡尘!)】

    【请宿主在三秒之内做出选择,倒计时开始......3......】

    系统在倒计时,江临则是把系统的祖宗十八代从头到脚给骂了一遍!

    李姥姥的!

    这系统要不就是大半年不出来!要不一出来就开始搞事情!

    谁是反派了!你全家都是反派!要不是这该死的系统,自己会遭受到修罗场吗?!

    还有这是什么鬼奖励啊!这系统简直有毒啊!我江临一生光明磊落!需要这种东西吗?!

    我江临可是纯爱党!没错!虽然自己的红颜知己有些多,但是互相的心意都是真的,都是心甘情愿的,谁用这种东西啊!

    不过骂归骂,江临还是得做出选择......

    但问题是这怎么选啊?

    江临又想破口大骂了……

    第一个选项。

    江临觉得若是自己真的莫名其妙地把那些嫡传弟子给暴打了一顿。

    就不说能不能进入到寒雪宗的重地,把玖依给唤醒了,怕不是自己要和寒雪宗结下死仇了!

    打真传弟子都好!

    但是嫡传弟子!那可是寒雪宗的牌面啊!未来的掌门就在里面出的啊!

    你把人家未来的掌门n代目给暴打一顿,相当于把人家宗门的是山门一脚踹倒,然后狠狠地吐了几口唾沫......

    人家寒雪宗怎么说也是极寒洲第一大宗,人家还要不要混了啊……

    至于第二个选项。

    江临更头疼,先不说萧姑娘现在是寒雪宗的门面中的门面,自己这么做,同样会招惹到寒雪宗!

    相当于你把人家的圣女的豆腐给吃了……

    最重要的是大庭广众的,萧姑娘一剑砍死自己都是轻的,怕是萧姑娘当场得和自己决裂!

    淦!

    这该死的系统!该不会真的是盼着自己死吧?

    【叮......检测到宿主三秒之内未作出选择,将随机为宿主抽选。】

    【叮......已为宿主选择选项二,还请宿主加油,若宿主一炷香之内未完成任务,将扣除宿主三万恶名值,且宿主三个月之内将处于“动物世界”的狂暴状态。】

    系统声音在江临脑海中消失,唯有江临的额头冒出了几条黑线。

    “好了,小兄弟,赶紧回去悟剑吧,虽然时间不多了,但是也别白来啊,老夫挺喜欢你这小子的,万一你能当个外门弟子呢?”

    老者拍了拍江临的肩膀。

    虽然这小子挺不着调的,但是嘛,性格好像还不错。

    而且尽管有些不着调,也让人看着喜欢。

    只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感觉到这小子很是伤心,甚至还有几分的落寞?

    难道是因为这小子看到了比他年纪还小的小姑娘拿到了寒雪宗的神兵,还被收为嫡传弟子,感觉到差距感,对自己的道路失去了信心?

    想到这里?这位老者的眼神更加温柔了:“好了小子,没事的?世间天才太多太多了?我们要跟自己比,不要去在乎别人如何?只有走自己的道,才是最踏实的道。”

    听着这位老者给自己讲的心灵鸡汤?江临觉得这位老前辈还是很好的?可惜自己还是很伤心?都特么是那系统坑的!

    “好了,小子,大男人的,不就是被一个小姑娘比下去了吗?看看在场的人?有谁是比得上那小姑娘的。”

    老者见江临还是失落?拍了拍他的后背。

    “对了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老者再次问道,打算试炼结束后单独测试一下。

    毕竟相遇是缘,如果这小子还可以?就算是没有唤醒灵剑,那还是可以收到自己的山峰做一个外门弟子的。

    “不瞒前辈。”江临作揖谢过老者的好意?“晚辈真的是叫江临,晚辈谢过前辈的开解了,不过晚辈不是因此而伤心,唉,算了,晚辈得去唤剑了。”

    语落,江临转过身面对那剑寒峰,闭上了双眼。

    听着江临的话,老者有些懵。

    唤剑?我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你还真去啊……

    只剩下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了,你的神识估计都勾搭不上灵剑,更别说是将其唤醒了。

    但是老者还是没说什么,觉得这小子虽然是在逞强,不过也算是有些骨气。

    罢了,到时候自己安慰一下他吧。

    自己不愧是一个好的前辈啊~~~

    可是......

    还没到一息的功夫,江临就睁开了双眼!

    老者又懵了?

    这小子在干嘛?这还不到一息的功夫呢,你这转眼间就放弃了?

    就当老者满头问号,江临只是伸出并拢的食指与中指,指着那剑寒山。

    随着江临剑指指去!剑寒山之中,数万把长剑竟同时颤鸣!颤鸣蔓延!

    除却秦玲手中的赤凤,寒雪宗试炼之地,寒雪宗外山!寒雪宗内门!

    无论是正在练剑的弟子还是在打坐的弟子,亦或者是在午睡得弟子!

    除去与他们同命根生的本命飞剑之外,寒雪宗之中!所有灵剑无论有主无主,皆是颤鸣!

    “剑灵姐姐?”

    萧雪梨同样是感受到手心剑灵姐姐兴奋的异动。

    “那小子,没想到......”剑灵回音道,“这才过了六年而已啊......”

    “起!”

    江临剑指轻挑!

    顷刻之间,剑寒雪山,寒雪宗各地!无数把长剑直插云霄,宛若天幕流星,只不过是,是倒落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