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对阵

    大隋皇陵的底层。

    这是文献皇后独孤伽罗的墓穴。

    这是大隋文帝的妻子,但少有人知晓,这位皇后还有个妙善菩萨的追号。

    与大隋文帝并无区别,文献皇后亦是释家修炼术大成。

    此时她修得菩萨金身,肉身不败。

    虽然年岁近六旬,又已经死亡了几十年,对方面容依旧如三十余岁美貌女子的模样,只是对方高位者的气质中又带了几分凌厉之色,看上去极为不好惹的模样。

    “我听说独孤氏修得菩萨身,而你只是练得金刚身,被她吃得死死的?”

    唐皇看着坐起的文献皇后,右手中两枚彩色羽箭已经落到了巨弓上。

    他嘴中虽然是打趣,但警惕之色极浓。

    大隋文帝文武双全,但他知晓的信息中是更为擅长武斗和兵法,与他无多少区别。

    而文献皇后则以术法为主,实力极为强悍。

    她没帝后那般好脾气,性格极为强势,除了严控文王的后宫,更是直接参与朝政。

    文献皇后的实力和人脉给予了她这种底气,便是大隋文帝这种君王都不得不吃闷亏。

    大唐的文史中就留下了这两位一些斗气的佳话。

    大隋文帝似乎也是记载以来妻妾最少的帝王之一。

    唐皇心中警惕时,也观看着文献皇后的身体。

    过了许久,他叹了一口气。

    “她似乎已经过世了,你又何必惊扰于她”唐皇道。

    “真正惊扰她的不正是你们吗?”

    大隋文帝淡笑,脸上却不时透过寒霜。

    “若非你们硬是要进来,她会一直在此处安息。”

    “如果你不在背后算计,遵循大唐当前的伦理,你我未必不能共存!”

    “你我是同一类人,若你是我,你该当如何?你能真正放心我们共存吗?”

    大隋文帝问上一句,顿时引得唐皇沉默不语。

    大唐当前的模式已经极为特殊。

    有不理事的太上皇,也有他这个执政者。

    这是他最大的容忍限度。

    但大隋文帝不是他父亲,两人难有一条心,几乎没有任何交际的可能。

    不同的家族会引导不同的派系。

    大唐新老旧臣交替数十年,到如今都还没完成更新换代,朝堂上不乏各种争议和对立。

    如今已经不能再出大隋文帝这种意外了。

    这注定双方的目标不同,也注定难于和解。

    双方剩下的,唯有一战。

    定出彼此的生与死。

    一个是老迈的开国君王,一个是现任的帝朝之主。

    唐皇的右手微微紧扣弓弦,武魄之力几乎凝聚成了一点,且愈凝愈强。

    大隋文帝则手指轻叩。

    唐皇虽然持弓,但从独孤伽罗坐起的那一刻,他同样已经出手了。

    此时双方只是蓄势未发。

    彼此都想一击打死对方。

    唐皇想解决后患,而大隋文帝则必须解决眼前这一关,否则他必死无疑。

    两人目光不时交锋,也看透了各自的心理。

    “我感觉自己有点紧张,你呢”

    在唐皇的身后,还有两个打酱油的小兵甲和小兵乙。

    在顶层交锋中,他们的定位与小兵没多少区别。

    袁天纲拿着番天印,他隐隐感觉自己取错了宝贝。

    对面的君王似乎没有释放指地成钢术法困人的想法。

    额头冷汗直流时,袁天纲扫了一下左右,他只见左右并无李鸿儒的身影,心中一时有点冷。

    “同紧!”

    身后李鸿儒的声音低低传来,让袁天纲勉强镇定了一点点。

    群聚壮胆,只要有同伴就好,多个人心中没那么慌。

    他低低发声一句,随即又紧紧闭上了嘴巴。

    唐皇没开打,他们也没胆子发第一枪。

    当然,以他三品元神的实力,对着九品元神的大佬开战,那就是九十级大号爆锤三十级小号的局面。

    即便浑身强化加十的装备,也只能顶住对方平a。

    若大佬施展一些手段,他就是死翘翘的下场。

    这由不得袁天纲不紧张。

    他此时也就期盼天师教列祖列宗能保佑他,争取不要英年早逝。

    贵人的提携能让人改变命运。

    可一旦成为这些贵人的对手,被抹杀也很正常。

    或许他都等不到几年后远离长安城避难。

    若只是一打一的局面。

    袁天纲无疑对唐皇有绝佳的信心。

    唐皇是大唐顶级高手,即便不借助长安城的气运,唐皇的战力也难有多少挑剔之处。

    而大隋文帝年迈衰老,又没了国运。

    在唐皇对阵大隋文帝时,这种一对一几乎是必胜无疑。

    但眼前又多了一个人,术法难言深浅的文献皇后独孤伽罗。

    对方被大隋文帝驱动,似乎有着临时的回光返照,能进行短时间的参战。

    让袁天纲有些胆寒的是墓室中悬挂的十二副字画。

    这是十二副顶级的文人法宝。

    一旦这些法宝奏效,便是一场大麻烦。

    他还觉察到了墓室中有风水法阵在运转,不知墓室中有多少机关。

    唐皇本有着上风的实力,但文献皇后独孤伽罗又将一切扯平了下来。

    此时在墓室中,是属于文献皇后独孤伽罗的主场,彼此的胜负难言。

    袁天纲脑海中正思考双方优劣,努力寻求着可能拥有的一丝破局机会时,他只听一声弓弦的轻鸣,耳中已经有大海之声呼啸而来。

    他抬眼望去,顿时见得眼前有无边的海浪。

    海浪中,一个白衣神将脚踏五彩神龟,持着长枪冲杀而来。

    “起!”

    手中只有一口番天印,又催动了许久。

    袁天纲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祭出这块板砖。

    板砖化成一道金色长芒,飞掠过了长空。

    “轰!”

    白衣神将踏浪冲杀而来时,这口板砖直砸头顶。

    只是瞬息之间,对方身形便是一顿,被砸到脑浆迸裂。

    袁天纲还来不及将番天印收回,只见远处又有白衣神将踏龟而来。

    在那白衣神将之后,还有更多的白衣神将,袁天纲隐隐还见得了远处的一条白色巨龙。

    他目光远视时,海浪已经直接冲袭而来。

    “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金锁!”

    袁天纲背后八面令旗飞起。

    面面令旗朝天飞出,天空中一道八卦阵图开始运转。

    袁天纲念念有词时,头顶上元神遁了出来,元神的双手不断结印,只见前方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奔袭的海浪就停在他眼前不到一米之处,那踩踏五彩巨龟的神将表情凝固。

    在那遥远之处,白色巨龙在海中翻身还未落下。

    但凡他眼中所见之处,一切都化成了静态。

    很安全,很好,除了没法再次出手,一切没毛病。

    袁天纲张了张嘴。

    一时也不知表达点什么。

    八门金锁阵的威能巨大,但这确实只是一道困人的阵法,没有伤人的功效。

    如果没有元神大修炼者对抗,这门阵法能困到他元神之力消耗殆尽。

    但他跑这儿来不是对拼消耗。

    身处的环境中,也不仅仅只是面临这副蛟龙搅海图的画宝。

    袁天纲心思寂冷之时,只见前方的高空中一柄巨剑扫下。

    眼前的景象仿若镜像,随即破碎了开来。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