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1章 绵绵长夜人将死二

    车门打开,本在警……车内昏昏欲睡的于贵叔侄俩被一阵脚步声猛然吵醒,瞬间惊醒了过来。

    于彪迷糊着双眼,呜呜咽咽的哼道。

    “叔叔……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俩的手全被拷在车顶上,动弹的费劲,于彪想要揉一揉眼睛都做不到,腿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着。

    “没事的阿彪,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我们俩现在可是被张世陶保护起来的,不用怕!”

    于贵在另一边安慰道。

    这几日经过大大小小的事情折腾下来,让他也渐渐明白,怕——是没有用的,该来的总会来,自己只需要平静的面对!

    果不其然,就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仿佛是老天爷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

    两边车门打开后不久,两只强有力的大手从车门外伸进车内,臂膀上贴着权力总……局的标志,将二人拷着的手打开,随后猛然的拖到车外。

    “啪!”

    “啪!”

    于贵叔侄被制服青年直接扔在了车前的地面上。

    此时已经是临近午夜,寒雾在偌大的机场上四起,寒气凝珠不经意间结在地面,泛起丝丝冰冷的霜气。

    “于贵!于彪!”

    两声浑厚的音线传来,直灌入二人耳内。

    他抬眼望去,来人正是张世陶,只不过……

    于贵眯起双眼。

    不!

    不只是张世陶。

    他的背后还有……

    很多人!

    密密麻麻的人!

    于贵心下一惊。

    张世陶莫不是要将自己叔侄俩秘密杀害,抛尸荒野?

    可也犯不着带这么多人啊!

    这他妈还是在机场!

    可这于贵毕竟只是知道在乡镇里打打杀杀的莽夫罢了,来不及细想,急忙将侄子于彪护在身后,板起一张严肃的脸,眯小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

    “踢踏踢踏……”

    只听见一双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于贵的眉头越发的紧皱着。

    张世陶率先向前一步,冷冷的警告道。

    “现在这位二小姐问你什么,你就要说什么!”

    说完,张世陶便侧身在一旁等候着,态度十分谦卑。

    他身后出现的是一个面无表情,可以说算的上冷淡面孔的一个女人。

    二小姐?

    就这?

    值得一个张总谦卑?

    于贵此时内心深处是深深的一股鄙夷,在他在村里的世界里,是瞧不起女人的,现在,他甚至连带着有些瞧不起张世陶。

    只见他眼神轻浮的上下的打量着季珠,眼里鄙夷又带着一丝异样的玩味。

    “我现在要知道整件事情,一个完整的过程。”

    “你们最好——想清楚后再说。”

    季珠上前,一双冷眸俯视着于贵二人,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淡淡的开口道。

    由于是常年在京都经济部工作的习惯,不经意之间散发出来的强硬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唰!

    此话一出。

    这一股透着寒气的审问瞬间比周围霜冷的空气还要再冷若冰霜。

    于贵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立即收起了先前那份玩味的意思,可心里依旧是不服气,强撑着瞪大双眼,嚣张道。

    “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你……一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审问我这个大男人!”

    他坐在地上,身后护着于彪,伸长了脖子,昂着下巴,看似硬气的说道。

    此话一出!

    周围的郑龙于山制服青年们等皆是一惊。

    季珠是谁!

    她可是京都的经济总部的负责人之一,经济部老前辈门下最有成就的女弟子。

    还不用说她那背后令人仰望的家室,那可是京都唯一的顶级家族,家族中各个兄弟姐妹皆在各领域取得非凡的成就。

    然而此时身为季总的她亲自到一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于贵身前问话。

    没想到,这个于贵竟然敢这么说话。

    真是在找死!

    在一旁的张世陶脸色顿时一变,暗叫该死!

    得到二小姐季珠要来江城市的消息时已经是来不及准备了,只知道季珠的助理吩咐准备好证人,二小姐一下飞机就要看见。

    这个于贵这般狂妄,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

    正当所有人的气氛都沉寂,大气不敢出之时。

    不料季珠只是嘴角上扬微微勾起,眉头一挑,一双凌厉的眸子落在于贵身上,接着依旧是那冷若冰霜的语气说道。

    “你确定?”

    不过是区区三个字,而在于贵眼里却是三只尖锐的利剑向自己猛然射来!

    那双冷眸冷冷的盯着自己,于贵的心理防线逐渐崩塌!

    本是打了一个小寒颤的他此时的身体仿佛是不受控制一般剧烈的抖动起来,脸上的狂妄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恐惧。

    他被季珠那似笑非笑的眼睛里完全的震慑住了,不由自主的开始不打自招。

    片刻后,在于贵哆哆嗦嗦的说出了一切他知道参与过后的事情真相后。

    季珠的双眸变得十分复杂了起来,她微微抬起头,眺向远方,深邃的眼中外人看不出一丝情绪。

    小枫他……

    在这里遇到了这么多不公平的事情吗……

    然而在地上的于贵却是因为害怕而抖的不行。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普普通通,可她气场深处带来的却是让人惊吓不已的恐惧,接着于贵惊恐的大声说道。

    “二小姐……我们这可怜的叔侄俩也是受害者啊!”

    “我们……我们是迫不得已!!”

    “求二小姐放过我们,我的侄子双腿都断了,您就放过我们吧!”

    于贵此时跪倒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抱手求饶着,看上去实在是可怜极了。

    可是!

    这样的人,在季珠眼里,不知道见过了多少多少。

    京都经济总部,在这个掌管着整个华下经济命脉的部门里,里面的人先不说会不会因为职位便利逐渐的迷失自己,忘却本心,而是最后事情破败后的痛哭流涕。

    有的是悔恨不堪,有的是拼命的开脱,总之这样无数无数的人,季珠见过了太多……太多……

    起初她还会看见表面上的不禁泛起恻隐之心,随着看过的人越来越多,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大,她也渐渐明白,这些人根本不过就是看着失去了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一切而感到痛心疾首罢了。

    又有多少人是在真心的悔过呢!

    寥寥无几罢了。

    “你最好不要忘记自己现在说的话。”

    季珠没有搭理于贵那痛哭流涕的求情,只是淡淡的回应道,恢复了那双平日里审讯犯人的眼眸。

    随后,她挥挥手,一旁的张世陶与郑龙得到示意,立即上前,等候着指示。

    只见季珠望着远处,像是沉思许久之后,接着眼神一变,微微皱起眉头,严肃的说道。

    “你二人现在就带上人即刻前往经济战组大厦,警告警告那些人,我随后就到。”

    紧接着,她又顿了一顿,接着说道。

    “装备也带上,让所有人全副武装!”

    “由我季珠本人直接批准!”

    “是!”

    “是!”

    说罢后,季珠转身离去。

    就在她转身离去的刹那,于贵抬起头,却让他看见了此生都没有见过的重大场面,不禁将眼睛睁的巨大,嘴也不受控制的微微张大。

    只见在季珠身后,无数身穿蓝色制服与黑色制服的青年们黑压压的一片随着季珠而去。

    那是一种在黑暗的天空下一股无法形容的压抑的窒息,密密麻麻的将近有上百人,除了脚步声没有一丝的声响。

    随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于贵足足的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自己刚刚……

    究竟是惹了……

    怎样的一位大人物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