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章 祸乱天下

    也许人性本恶,善良只是因为有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当身居绝对的权力高位,任何法律与道德都无法约束之时,善良还是恶毒只在于有没有必要而已。一旦感觉到手中可以为所欲为的无上权力被别人觊觎的时候,再加上身边最信任的人不断循循善诱,那么恶毒的程度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其实胡亥本来挺善良的一个人,最初执掌大权的时候他就有了释放蒙恬的念头,恰逢此时蒙毅也从会稽山回来了。赵高向胡亥进谗言:“陛下可知道,陛下在十八个公子当中最受宠爱,始皇帝本欲立陛下为太子,但蒙毅却屡次劝阻,导致最终没有实行,此乃危害社稷之举啊!”

    胡亥信以为真,于是派人将蒙毅囚禁于代郡随即赐死,蒙毅的第一反应跟他哥哥蒙恬一模一样,也是不甘心不明不白地死去,故不肯自杀,使者毫不留情立即以皇命为由将其斩杀。

    接着下一个目标就是蒙恬,此时蒙恬在狱中已经得知嬴政驾崩之事,他猜测到此前赐死他和扶苏的诏书很有可能是伪造的,然而随着嬴政的死已经变得难以查明了。另一方面扶苏之死,蒙恬又已经再也无主可随,无君可扶了。除非造反,但要是造反的话,那就不是蒙恬了!

    尽管胡亥他们把蒙恬囚禁住了,尽管蒙恬没有丝毫反意,尽管蒙恬早已陷入生无可恋的境地,但他们还是相当惧怕蒙恬,因为蒙恬在军中的威望太大了,大得足以掀翻如今没有始皇帝坐镇的天下,反与不反只看蒙恬的个人意愿,故此胡亥他们始终不敢下令杀蒙恬!

    胡亥他们不敢杀蒙恬,蒙恬又不肯自杀,这样的僵局下赵高把他的小人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赵高派人不断造谣污蔑蒙恬有造反之意,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蒙恬不愿玷污蒙氏三世忠臣名将的荣耀,终被逼得吞药自尽以证清白。

    蒙恬死前留下了两段话,第一段带着悲痛万分的心情:“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余万,其势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

    这一段字字郑地有声,句句振聋发聩,何等侠骨柔情,何等忠肝义胆,故为历代帝王所推崇。

    第二段,蒙恬带着豁然开朗的领悟:“臣彻底明白了。西起临洮,东至辽东,修筑长城穿山凿地万余里,大概是挖断龙脉了,这才是臣的真正罪过啊,乃罪有应得。”

    这一段意味深长,发人深思,像极了一个不可逆转的宿命。古代堪舆家(风水家)将山脉喻为龙脉,所谓来龙去脉,从风水角度而言秦朝的龙脉正是由咸阳往北疆延绵。

    蒙恬的死对秦朝是个沉重的打击,无论内忧还是外患!如果把秦朝比喻成一个房子,那么蒙恬无疑就是这个房子的顶梁柱。

    蒙恬死后,胡亥在赵高的煽惑和安排下追求起穷奢极欲、荒淫至极的生活,他立志要阅尽人间春色,于是让朝中上下大臣在全国各处搜罗美女送到皇宫中,并说出:“人生于世,如白驹过隙。朕既已君临天下,只管欲极尽耳目之所好,穷尽心志之所乐,便是了。”

    胡亥嘴上说得豪气冲天,但心里却慌的一匹,每天如坐针毡,对这个偷来的皇位忧心仲仲,根本无法安心地尽情享受当皇帝的快乐。

    赵高抓住胡亥这个弱点,煽动他说:“自陛下继位以来,诸多前公子公主及其他王公大臣逐渐对始皇遗诏产生质疑,尤其对赐死扶苏蒙恬之事。这些人难保没有异心,倘若让他们发现沙丘之谋的端倪,恐怕会群起而攻之,到那时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此等心腹大患若不除之而后快,那么我们始终难保一生平安,陛下也难以安安心心君临天下,享乐无穷。”

    赵高字字句句都说到胡亥心坎里头了,把胡亥说得惶惶恐恐,不知所措。赵高便适时抛出一道解药:“利用好严刑峻律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身居高位的王公贵族们,哪个会真正的清清白白,全然没有触犯过任何律法?只不过没人会查到他们头上,也没人敢查到他们头上而已,只要陛下亲自派人逐一细查,这些心腹大患一个都逃不了。退一千步,即便当中有些人真的清清白白一尘不染,但他们身边的人呢?按律可连坐,他们照样跑不了。再退一万步,即便有些人真的无迹可查,那就专门为其定些无棱两可的罪名,毕竟皇意就是律法,就是天意。另一方面,在清理掉这些人的同时将陛下的心腹安插在这些要职上。以此一来,定可保陛下永生高枕无忧。”

    胡亥听得连连拍手叫绝,马上交由赵高全权处理此事,就连生杀大权也一并交付赵高。

    胡亥的兄弟姐妹几乎无一幸免,一部分被令自行了断,一部分被当众砍首,剩下的便是行最残忍的矺刑,即分肢而死。

    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此时仍有不少忠臣敢于进谏朝廷规劝皇帝,那么不用多说了,就你话多!拿你开刀没商量!

    所有进谏朝廷的内容,只要一经过赵高,统统都会被视作诽谤朝廷,越是大胆进谏的死得越快,死相越惨,牵连的族人更多。

    那么是不是只要闭嘴噤声就可逃过一劫呢?当然没有那么便宜了!只要满足以下三条当中任何一条,中头奖没商量!

    一、赵高就看你不爽;二、过往与扶苏或蒙氏兄弟私交甚密;三、身居要职却没有及时而明确站好队。

    赵高杀红了眼,以宁错杀勿放过的方式,把朝廷上下的异己势力几乎杀遍,大大小小的官员人人自危,自始朝野上下再无反对声音,只剩一个声音,那就是谎言。

    赵高向胡亥报告胜利成果:“陛下,如今所有意图犯上作乱者都被清除干净了,剩下的人无不畏惧皇权之神威,终日提心吊胆,自顾不暇,朝廷上下皆忠心于陛下矣。”

    这下胡亥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了,他对赵高的工作大加赞赏,同时把任命新官员之权也一并交付于赵高。赵高利用手中大权把他的弟弟赵成封为中车府令,把他的女婿阎乐封为咸阳令,将朝廷各个重要职位都安插上自己的亲信,甚至他府邸里的一些下人都能安排到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赵高将其亲信势力逐渐渗透朝廷的举动明显触犯了皇权大忌,为了防范于未然,赵高又蛊惑胡亥说:“皇权乃神授,皇帝代表着天神,神又岂是凡人能随意相见的呢?尤其陛下而今尚且年轻,倘若在众臣面前断奏时不经意暴露了弱点,恐怕会让天下人暗暗质疑,甚至在心中取笑。陛下何不深居内朝尽管享尽人间极乐,而所有政事均可由微臣和其他大臣代为处理,这让众人不见陛下之形,但闻陛下之令,天下人必然视陛下为天神,无比敬畏,歌功颂德。”

    这正正最合胡亥心意了,胡亥本来就资质平庸,毫无帝王之才,更无帝王之志,对沉闷繁琐的朝政事务深感厌恶,他只想穷其一生享尽极乐,于是便顺理成章地把朝野事务全权交给赵高代理,从此不再上朝。

    赵高为了万无一失,发动各心腹大臣不断大量搜集人间珍宝、极品美女,全聚于秦宫中供胡亥日夜玩乐,并加重赋税,加大征丁征粮,加速修建阿房宫,倾举国之力务求让胡亥沉浸在全天下最最穷奢极侈的享受中不能自拔。

    事实证明这样的策略非常有效,正常男人太难抵抗了,血气方刚的胡亥更加不会例外。自此,胡亥与朝廷众大臣之间的通道全然堵塞,赵高实际上牢牢掌控着朝廷的决断大权。

    一个追求权力的巅峰,一个追求享乐的巅峰,然而买单的却是全天下的百姓。世界上真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吗?任何事情都是有相应代价的,只是付款的时间不尽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