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阿昊身份

    阿昊闻言,哐当一声关上院门,直接把白鸥给关在了门外。

    呼出一口气的白鸥擦擦额头的冷汗,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在面对阿昊时,如同面对君王。

    太可怕了!

    好在是,阿昊没说什么,他也完成了任务。

    完成任务的白鸥回到家里,和白寒意交换一个眼神。叔侄俩更加坚定,要保护白无鸢不被阿昊这只大尾巴狼叼走。

    白无鸢完全不知白鸥和白寒意的心思,她瞧着正在吃桑叶的桑蚕,愉悦的弯弯唇。不枉费她用心照顾这几只桑蚕,总算是把这几只病弱的桑蚕给救活了。

    接下来,便是仔细照料着,用这几只桑蚕当种。

    等来年她再进行自己的养桑蚕大业。

    傍晚时分。

    冯氏和白寒意在厨房里忙着,卢氏坐在屋檐下的矮凳上缝缝补补,白鸣在堂屋算账,大黑照顾着婴儿车里的白康宁(实际是白康宁抓着大黑玩),王大花早已回家。

    白无鸢和白瑞商量着如何做现代的书桌:“大哥听懂了吗?”

    “大概听懂了。”白瑞用锯子锯着木块:“这书桌倒是不错,有专门放书的地方,也有专门放纸墨笔砚的地方,还有一个抽屉能放东西。”

    白鸥抱着一堆木块过来,笑着道:“咱们无鸢就是厉害!无鸢,你去忙你的,这里有我和大哥就行了。”

    “成。”白无鸢来到卢氏的身边坐下:“二嫂,我教你心算。”

    卢氏一听,连忙把东西放在地上,摆出小学生认真听课的模样:“无鸢,我怕我学不会。”她很是紧张和忐忑,还有些不安:“若是我学不会,辜负了你可怎么办。”

    “瞧二嫂说的,什么辜负不辜负。如若二嫂真学不会,那二哥只能自己请个账房先生了。”白无鸢开玩笑道:“请账房先生那笔钱,能给家里置办好多好东西。”

    卢氏当即给自己加油打气:“我会好好学的!”

    做生意难,每一个刀币都得用在刀刃上,可不能乱花。她宁愿自己辛苦点学心酸,也不想花一笔钱请账房先生。

    白无鸢笑眯眯的教卢氏心算,心算这玩意儿,是有口诀和技巧的。但有的人天生对数字不敏感,便是有口诀和技巧也学不会心算。而有的人天生对数字敏感,便是没有口诀和技巧也能当好一个厉害的账房先生。

    她拿着树枝写下心算口诀,再让卢氏读十遍:“二嫂慢慢记。晚点,我写在纸上,二嫂每天多读几遍,时日一长便能记住。”

    卢氏十分用心的记着,她不能辜负无鸢的一片心意。

    耳边是卢氏读心算口诀磕磕绊绊的声音,眼前是家里人忙碌又欢快的声音,白无鸢满心幸福,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过了几天。

    白无鸢做的辣白菜能吃了。

    中午,她从地窖里取出辣白菜,拿出一半切成丝装盘,再做一道野兔烧蘑菇和蛋花汤,便能吃饭了。

    饭桌上,散发着酸辣诱人气息,红红的辣白菜最引人注目。

    白无鸢笑眯眯道:“尝尝,给我点意见。”

    白鸣第一个动筷子,其他人才动筷子。

    所有人的目标,皆是辣白菜。

    一口酸爽可口辣白菜下去,加速了唾液的分泌,让整个口腔里充斥着酸辣的感觉,却是越吃越想吃。

    白无鸢尝一口,还算满意的点下头。若是能寻到所有的调料,辣白菜的味道会更正宗的。

    白鸣满脸堆笑:“很不错!酸爽可口又能开胃,是一道很不错的菜。关键是,大白菜便宜,家家户户都有,因此材料费不会高。”

    白瑞朝白无鸢竖起大拇指:“无鸢,辣白菜定能大卖!首先,辣白菜只有我们卖。其次,辣白菜的价格不会高,大多数的人都能买。第三,辣白菜能存储好几天?这样一来,买的人会更多。”

    白鸥几人对辣白菜皆是赞不绝口,大夏天吃这酸爽的辣白菜,能让人胃口大开。

    白无鸢细说道:“夏天的话,密封保存好,辣白菜能保存大半个月。若是冬天,能保存两三个月。这辣白菜,腌制十四天的味道是最好的。”

    白鸣:“能储存得越久的食物,越是受人欢迎。我看要不这样,白瑞明天带着辣白菜到国都卖卖,看看情况,我们才能看准备多少辣白菜为妥。”

    白无鸢赞同:“这样是最好的。辣白菜是一样新的吃食,很多人不容易接受。”她轻敲下桌子:“大哥准备一个略大的盘子,再准备牙签,分给观望的人尝一尝。每个人,只能尝一块。这些人尝到甜头,便会动心思买。”

    这是现代的促销。

    “牙签好做,大哥砍几根竹子便能做。”她停顿一下,又道:“不能大哥一个人去。很多人有贪小便宜的心理,容易发生哄抢。我看要不这样,明日爹你们别到地里,和大哥一起到国都,顺带看看哪里的大白菜便宜,买一些回来,但要买新鲜的。”

    白鸣:“行!明日,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到国都看看辣白菜好不好卖,你们几个留在家里的多小心。如若有谁来找麻烦,放大黑咬!”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商量着明日到国都卖辣白菜的事,跟家里有大喜事似的。

    用过午饭,白无鸢便端着半个辣白菜来到了隔壁。

    结果阿昊不在。

    “真是可惜,阿昊吃不到……”她的眸光一凛,声线冷如寒冰:“出来!”

    一个黑衣人落在白无鸢的面前,态度太不上好,却也不坏:“白姑娘。”

    白无鸢把碗递给黑衣人,浅笑道:“给你家主子的,切成丝便能吃。”

    “是!”黑衣人消失在原地。

    白无鸢啧一声,这便是古代皇族世家才有的暗卫吧。从这暗卫内敛的气息,便能看出他的武功很高。

    有点儿好奇阿昊的身份。

    当天下午,阿昊便收到暗卫送来的辣白菜。

    此时的他,正在颜府主母的院落。

    “我听说陛下最近胃口不佳?”安敏长公主龙妙晴温和慈爱的笑着:“是天气炎热的关系?”她注意到阿昊的眼神不停的瞟那一份不明物,伴随着咽口水的动作:“陛下,这是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