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38章 吾命休矣

    绕是猩猩域主提醒及时,也依然没能挽回墨族域主们的厄运。

    这诡异空间本就是王级墨巢意志所化,乃是承载域主级墨巢意志的平台,似乎很大,又似乎很小,没有定型。

    对一个精通空间法则的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是最适合的战场。

    自身神魂被无情舍弃,杨开对准一个陌生的神魂张口一吐,舍魂刺化作一抹金光,倏一出现便突破了空间的封锁,钉进了那神魂体内。

    那域主神魂并非毫无防范,既然面对的敌人是人族八品,他又怎可能会掉以轻心?在朝杨开攻杀过去的同时,便已催动力量护持己身。

    然而注定徒劳。

    那用来防护己身的神魂力量,在舍魂刺面前根本就如纸糊般的一般不堪一击,轻易破去。

    那域主的神魂瞬间定格在原地,如遭雷噬,战栗不已。

    杨开看也不看他,自身神魂再一次大幅度衰弱下去,扭头便朝那猩猩域主看去,再次张口吐出一抹金光。

    猩猩域主亡魂皆冒。

    搞不明白自己明明距离敌人很远,他怎么就盯上自己了。

    却是这家伙方才多嘴,杨开不盯他盯谁?

    有空间法则的力量跌宕而起,金光一闪而逝,几乎是同一时间,猩猩域主的面前陡然浮现出一道翠绿色的屏障,仿佛藤蔓盘结而成。

    这明显是一件神魂秘宝,而且是防御型的神魂秘宝,也不知这猩猩域主从哪得来,极有可能是精通炼器的墨徒为他炼制的。

    这神魂秘宝的档次还算不错,出手炼制此宝之人,在炼器之道上应该有大师级的造诣。

    不过纵然催动了神魂秘宝守护,也仅仅只挡住那金光一瞬的功夫,碧绿色的屏障化作点点荧光消失不见时,舍魂刺打进那猩猩域主体内。

    猩猩域主瞬间感觉不好了。

    与此同时,狂暴的攻击再一次从四面八方朝杨开覆盖而去,狂乱的神魂力量波动在这诡异空间内跌宕起伏。

    墨族域主们在察觉来人赫然便是上次那个人族之后,又怎会手下留情?在杨开出手的同时,他们一样狠下杀手。

    两次动用舍魂刺让杨开的神魂本就虚弱无比,再被这些攻击笼罩,再也坚持不住。

    口中高呼大叫:“吾命休矣!”

    话落之时,整个人崩散开来,消失不见。

    瞬间的混乱,短短几息内平息,然而所有域主都仿佛从生死关上走了一回,回想方才经历,皆都不寒而栗。

    其中一个身形高大,头生牛角的域主左右望了望,心有余悸道:“那人就是上次的人族八品?”

    这位身形高大,头生牛角的域主不是旁人,赫然便是率军从大衍关撤退,将域主墨巢拱手相送的吽氐域主。

    吽氐域主是个倒霉的,也是幸运的。

    数年前,以他为首,与人族米经纶一场谈判,为大衍墨族迎来了安全撤离的机会,不过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大量的资源,整个大衍关的诸多布置,所有七品墨徒,再加上一座域主级墨巢。

    从来没有哪个域主主动舍弃过自己的墨巢,放眼古今,吽氐算是头一份了。

    不过为此换来大军的安全撤退,也是值得的。

    为了防备半道上撞到人族的老祖和另外一支大军,吽氐领军从大衍关出发之后,特意绕了好大一个圈,一月行军,好不容易远远见得王城……

    然而人族老祖却忽然杀了出来。

    这一点上来说,吽氐无疑是倒霉的。

    那一战,死在人族老祖手下的域主有几位,八品墨徒有几位,墨族大军就更不用说了,伤亡要以十万计。

    幸运的是,吽氐在那一战中毫发无伤,倒不是他贪生怕死,只是运气好而已,人族老祖在大军中杀的几进几出,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

    如今人族要利用他的墨巢搞风搞雨,他自然不能置身事外,之前之所以没有在这里埋伏,主要是在疗伤。

    数年前遭遇人族老祖的时候,人族老祖虽然没看他一眼,但攻击的余波还是让他受了点伤势。

    几年修养,如今终于恢复过来了。

    之前两位域主被打的一死一伤,如今补充进来的两位,吽氐自然是责无旁贷。

    上次的事情的始末他听猩猩域主提起过,所以才有那么一问。

    另一个曾参与上次争斗的,人形域主闻言颔首:“没错了,必然是那个人族八品。”

    吽氐就有些奇怪:“不是说那人族八品已经被杀了吗?”

    人形域主摇头道:“那就不知道了,或许当时他并没有死,只是我等以为他死了,就如这次一样。”

    吽氐皱眉:“你是说,这次他也没死?可是方才他分明已经被打的灰飞烟灭了。”

    那人形域主深深地望他一眼:“我们上次就是这么认为的。”

    吽氐不再多问,眉头皱起,若这个人族有什么手段能够起死回生的话,那下次他极有可能还会来捣乱。

    可是这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神魂上的伤势哪有这么容易就恢复,还是说,进来的并非那人族八品真正的神魂,而是类似分神之类的东西?

    但这也说不通,纵然只是分神,若是被毁,一样会连累到本体。

    吽氐与人形域主交流之时,其他两位域主已经在查探同僚的伤势了。

    最初被杨开袭击的那位域主,是跟吽氐一样,新来的,他不知轻重冲的最快,所以伤的也最严重。

    吽氐凑过去查探的时候,见到了那长针秘宝,正在不断地侵蚀同僚的神魂,磨灭他的神魂灵性。

    就如外间此刻正在苟延残喘的另外一位同样遭遇的域主一样。

    只看一眼,吽氐便知,自己这位同僚最终怕是要以悲剧收场了,即便能侥幸活命,也要元气大伤。

    再看那猩猩域主,倒是让他松了口气,猩猩域主因为有所防备,又有那一层秘宝防护,所以此刻伤的不算太重,长针一样的秘宝钉进他神魂一半,虽在极力侵蚀,可在猩猩域主的奋力抵挡下,局面有所僵持。

    几位域主不敢怠慢,分出一位守护情况较糟的那位域主,其他三位都聚集到了猩猩域主身边,催动神魂力量,助他一臂之力。

    这一忙碌,便是整整十多天功夫。

    直到某一刻,那钉进神魂之内的长针秘宝才被猩猩域主逼出,绕是如此,猩猩域主此刻也显得虚弱不看,神魂不稳。

    而另外一位域主的情况就糟糕的多,那长针秘宝已经完全侵蚀入体,想要逼出,不知要猴年马月了,前提是他能活到那个时候。

    “那人族必定未死,他还会再来,此人之诡异,已经不是我等能对付的了。需上报王主,请王主定夺!”

    猩猩域主虚弱喊道。

    虽然方才他亲眼看到那人族八品的神魂被打的支离破碎,可上一次就是这样,都以为他死了,结果这一次他又窜了出来。

    类似的情景再度出现,只能说明那人族八品纵然神魂破碎,也能活的下来。

    或许再过三年,他又会跑出来搞风搞雨。

    众域主都知道猩猩域主所言不虚,他们虽是域主,实力强大,但对眼下这局面已经束手无策了。

    此事唯有上报王主才能解决。

    吽氐声音有些发虚道:“王主大人……最近心情可不太好。”

    重创在身,还没办法进入墨巢沉眠疗伤,心情能好才怪。

    可恨那人族老祖,隔一段时间便要跑到王城外展露自身气息,搞的众多墨族心惊胆战,王主心神疲惫。

    她也不去攻打王城,就那么待在王城外,九品至尊的威势肆无忌惮地绽放,犹如漆黑中的明灯,搞的墨族难受死了。

    谁也不知她到底是用什么手段,经常神出鬼没地出现在王城附近的,在她离开之后,墨族这边也曾组织过大批人手,四处查探端倪,可惜一无所获。

    反倒是人族老祖时不时会杀个回马枪,那些被派出去的墨族一旦被她撞上,基本就没什么好下场。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没有哪个域主敢去触王主的霉头,便是上次两位域主一死一重伤,他们也隐瞒了下来,就是怕王主怒火滔天,拿他们来宣泄。

    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得不上报了。

    他们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阻止人族利用墨巢,而今看来,人族的手段绝非他们能够想象。

    听闻吽氐所言,那猩猩域主虚弱道:“无需王主大人亲自出手,只需他同意让我等借助王级墨巢之力,待下次那人族八品再来之时,自让他走脱不得。”

    吽氐闻言,心领神会:“若只如此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猩猩域主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但吽氐又何尝不知他的意思?

    眼下他们所遭遇的情况,最麻烦的是无法彻底杀死那个人族八品,两次短时间的交手,看似已经将对方打的灰飞烟灭,实际上对方还有一线生机,逃之夭夭。

    若是能借助王级墨巢之力,彻底封闭此处空间,让那人族八品再无退路,域主们在付出一定代价之后,自然可以慢慢炮制他!

    这世上不可能有杀不死的对手,无非就是力量不足而已。